海峡·新青年说 | 何巍:不仅与传统并肩,更要带传统走向更远

中国文化网 2019-10-15


代表时尚与先锋的纽约时装周展品,

若是来自北上广,便不那么惊奇。


当得知它背后连接到福州的早题巷,

连接到非遗传承人,连接到新青年,

连接到IT从业者到非遗传承人的转型,

连接到海峡两岸大漆与皮具工艺的交流,

一切都愈发神秘而充满趣味,包括他的思考。





2018年作为AI爆发的元年,

两岸青年最常聊起的关于未来,

是关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双向影响。


“那么手工存在价值是什么?”

何巍在时间的缝隙里反复思考。



△何巍在「海峡·新青年说」分享会现场



他提到喜爱的电影《垂直极限》,“虽然商业攀登的路线越来越成熟,可为何还有登山爱好者选择徒步登山?”


他分享最爱的手表,登月宇航员也佩戴的欧米伽超霸系列。“当以电池为能源的、精准度持久度都表现优异的石英表已经问世之后,为什么在极端环境下,人们还是选择了手工制作的机械表?


“为什么在日本和德国,这两个现代技术产品高速发展的国家,同时还有那么多手工匠人存在?


这一连串的疑问,牵引着何巍向人生的另一场未知迈进。





 消逝的手艺 由于应用场景的消逝      

     将非遗的传承融合新的场景赋予新生   



“我最早的一份工作从事的是IT,突然有一天,我发觉在机器之间我个人能创造发挥的价值越来越少时,2010年我选择了暂停,重新开发自己的兴趣之一,开始求学手工皮具制作之路。”


学习了两年,在基本掌握西方皮具制作技术基础之后,何巍向自己发问:“如果手工制作皮具只是为了做得更精准、细致、更像机器,那为什么不直接用机器制作呢?”那时,他在报纸上读到了关于刘尔诚师傅和福州传统髹漆全皮箱制作技艺,拜师,精进手艺成为非遗传承人,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传统的手艺有它精妙的地方,尤其在它繁荣的时代。”





在清代,储衣箱的首选功用是防潮防蛀。大漆与皮箱的结合完美地承担了防蛀、防潮的实用性,再加上大漆的美观与艺术性,使得髹漆全皮箱在那个年代被广泛应用。鼎盛时期,宫廷甚至请了福州的髹漆全皮箱手艺匠人进京为皇上打造皮箱。


传统手艺的消逝,大多由于应用场景的消逝。近代的髹漆皮箱逐渐被工业生产的拉杆箱和衣柜取代,如果将非遗的手艺传承融合到新的应用场景中去,自然会焕发出新生的。”何巍相信,并且这么坚持地实践着。他将传统技艺与现代常用的皮包相结合,东方的魅力在他手中释放出了迷人的光芒。




△何巍为RanFan品牌设计制作的“粽子包”登上2015年纽约秋冬时装周



在追溯髹漆全牛皮箱制作工艺历史的同时,何巍发现,这项技艺的发源其实与台湾有关。


“一位福州的皮具工匠,在台湾回收了战场上的马鞍作为材料,回到福州后又融合了本地髹漆技艺,开了第一家髹漆皮箱店。”


带着这样的渊源,何巍多次走访台湾金门、妈祖等地,向当地乡亲展示他创作的手工皮具,更与当地手作匠人交流探讨,如何让传统工艺的生命璀璨延续。





△何巍曾在2017、2018年先后走访金门、马祖,交流髹漆全牛皮箱制作技艺



   传统行业中新青年的思考      

          带来了当代行业的变革        



大漆的属性硬而脆,皮具的属性柔软。要将传统大漆工艺与皮具结合,何巍在传统大漆皮枕的工艺上看到了两者结合的可行性,但是在皮包上要做成大漆皮具,这个想法本身就给行业带来了新的突破


这是一门基本失传的技艺,何巍发挥了理工专业的思路,逆向思维,打破了传统先有胚体再上大漆的流程,将皮料先上大漆,调整了漆和皮的融合工艺,先做出来整块大漆皮料,再将皮料做成有独特设计风格的包包。


“手工的价值是关于人类不断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甚至否定自我,再创造的过程。”




△与大漆结合的皮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