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村吃大锅鱼,吃出儿时的味道

金陵热线 2019-05-24

渔村大锅鱼

 

     /余本德

 

初冬时节,朋友邀我去石台县秋浦渔村品尝大锅鱼,一开始我还不以为然。去了以后,才知道不同凡响。那大锅鱼融入了现代创新与传统技艺的复合元素,亮丽热火,喷发了儿时的记忆,唤起妈妈烧鱼的味道。

我们一行九人来到东厅,厅中央台桌上陈列着杯盘碗盏,琳琅满目。一人一双筷子,一个碟子,一个勺子,一个空碗,两个玻璃杯。圆桌上摆满了烫菜,青虾、鱼圆子、香菇、豆腐、木耳、粉丝、菠菜等等。台桌中间有一口起膛子铁锅,铁锅里一条十多斤重的青鱼汤沸腾鼓泡,铁锅下方是柴灶,服务员正夹柴添火,柴灶竟无烟尘,原来它有鼓风机的设置。大家落座后,我这个好动的人也就变得斯文起来,按照程序规矩去吃喝。鱼锅里头道汤乳白色,我舀了半碗放了两块锅巴,鱼汤鲜嫩,锅巴脆香。第二道带有辣味的红汤下锅了,又置入青虾、金针菇、豆腐,煮开后,同行人推杯换盏,吃鱼喝汤,就像乡村过大年,热闹非凡。不到半小时,我脸上、颈脖子开始冒汗,上身的内衣渐渐潮湿。鱼宴结束,我们到高山温泉泡个澡,换下汗衣,好爽。说实话,推心置腹的交谈,无所顾忌的吃鱼,已有好多年没有遇到了。它所带来的愉悦让人难以释怀。

我老家住在河边的田畈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年四季都产鱼。春夏之交,水沟里到处都是鱼。我经常手持鱼叉站在沟边,一叉下去两条鲶鱼。1954年发洪水,我在老房子的屋角水宕里捉了一提桶鱼虾。秋天,稻田里放水,竹笼里一定是满满的鲫鱼;冬季,村子里三五一伙用水车车干水,一家都有一篮子鲤鱼、黄板鱼,吃鱼在我们家乡那是小菜一碟。妈妈烧鱼也是一把好手,一种食材能做出多个花样。辣椒炒小鱼,辣酱炖虾子,还有红烧鱼、清蒸鱼。她熬的鱼汤爽而不腥,香而不腻,家乡人冬天都叫它“鱼冻子”,这道菜不用热可口下饭。当然妈妈当年的烧法是质朴的。渔村请的是徽菜大厨,其排场和技法更胜一筹。但吃鱼给我带来的快乐有异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