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晟基金杨宏伟:像动物一样行动 像植物一样思考

渭南汽车网 2019-07-11

芳晟基金杨宏伟:像动物一样行动 像植物一样思考

铅笔道签约作者丨杨宏伟

杨宏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MBA学位,天津大学计算机系学士学位,拥有15年TMT从业经验、8年投资经验。

有心人稍微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创投领域的“图腾”很欢乐。

先看图一的创业圈方阵。阿里天猫/猫,京东/狗,腾讯/企鹅,百度/熊,美团/袋鼠,小米/米兔,国美/老虎,苏宁/狮子,赶集/毛驴,携程/海豚,去哪儿/骆驼、搜狐/狐狸…,而单看阿里系,就已经像个大动物园了,所以有人还称呼马云是动物园园长来着。

芳晟基金杨宏伟:像动物一样行动 像植物一样思考

图一:创业圈方阵

再看图二的投资圈方阵。红杉、高榕、梅花、青松、银杏、梧桐树、元禾、松禾、紫荆、兰馨、常春藤、景林…,还有金沙江、五岳、险峰、青山、蓝山、蓝湖、戈壁、清流、济峰、白泽、淡水泉、东方富海…,整个又是一幅郁郁葱葱的山水画卷。

芳晟基金杨宏伟:像动物一样行动 像植物一样思考

图二:投资圈方阵

所以,为什么创业圈多以动物,而投资圈多以植物山水来做精神寄托?

先用两句话简单概括下: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两句其实描述的就是“动物精神”和“植物精神“。

当我们谈及“动物”,脑子里会想到什么画面?绕着毛线球不停转圈的家养猫狗;生死看淡,不服来干的“平头哥”蜜獾;为果腹而迅疾奔跑的猎豹;随季节迁徙的百万非洲角马;一不留神就疯狂繁殖的澳洲兔子…。这些“熊孩子”们,真正体现出了疾如风,侵略如火的行动力,以及生活只是眼前的苟且的生存态度。

而到了"森"系这边,画风就变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夏荷;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的冬梅;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的君子之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平凡小草;活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的沙漠胡杨...。同样体现了徐如林,不动如山的坚忍,以及生活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的高雅情操。

为什么?

因为动物是没有根的。它们的生存需要每天不断去掠夺。所以生存是一个简单的公式,就是在每个短周期内获得的能量>消耗的能量,同时还能躲避开其他动物的围捕,就能够持续地生存和繁衍。如果自然条件作美,甚至族群还可以壮大。

而植物是没有脚的。它们生长在哪里,就只能尽可能地在哪里,向下扎根吸收营养,向上成长获得分享阳光的权利。它们的生长靠默默地积累。它们的繁衍,靠精心打扮的鲜艳来引诱,通过风媒、虫媒传播开来。

当我们想到狩猎民族和农耕民族的区别,想到历史上的悲欢离合,就能更深刻地领悟这点。

在《动物精神》一书中指出,“动物”一词在词源上意指基本的精神和生命能量,而在现代经济学中,“动物精神”是指导致经济动荡不安和反复无常的元素,以及描述人类与模糊性或不确定性之间的关系。

所以,动物精神本身是有两个方向性的。

从好的方面来说,代表着活力和冲劲。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专注、极致、快”,就是这个方向的最佳诠释。尤其是以超常规速度发展的互联网创业企业,都具有疾如风,侵略如火的秉性。

从坏的方面来说,则代表着冲动,暴躁,无理性,容易感情用事的动物性本能。在互联网时代,人们很容易被淹没在汹涌的信息流中,淹没在每天堆积的工作清单中,成为智慧终端的奴隶。从社会性角度,勒庞在《乌合之众》之中也做了深刻地剖析。认为人类往往无法摆脱动物本性,在大潮中,失去独立思考的理性,与大众随波逐流,群体智商降低到可怕的程度。我们从创投角度,观察到的诸多恶性泡沫,都印证了这点。

如果也要对“植物精神”做一个诠释,不妨参照一下罗胖在跨年演讲里曾经极度推崇过的一本书《变量》。何帆描述了如何像观察一棵树一样观察历史,并进而阐述出从慢变量中领悟小趋势的道理。

植物精神,代表着在嘈杂中安静生长的能力。

植物具有着趋光、独立和高冷的秉性。它们承载阳光,餐风饮露,承受酷暑严寒。它们不近喧嚣,远离人烟,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它们代表着时间、深邃和传承。它们日复一日,默默感受、观察着日月变迁、四季轮回、世界运行,如参禅入定,深度思考,并内化成智慧的年轮,从而活出年代的通透感来。

但同时,它们不善言说,只能被动地触发和感悟。它们需要时间去积淀,理论智慧很难快速传导到日益迫切、复杂的竞争社会。它们的态度过于抽离出世,很难与现实水乳交融。

由此,我们观察到动物精神和植物精神,都有各自的优势和问题。所以,将二者结合,做到思行合一,就成为一个必然的选择。好比中国古代太极图中的阴阳鱼,就是阴中阳,阳中阴的格局,这样才能形成衍化出万物的驱动力。

但是,思行合一,知易行难。

古代人讲“思深以致远,谋定而后动”,从道理而言是不错的。但是在快速迭代的今天,创业者们像草原上奔忙而充满焦虑的土拨鼠一样,总是需要先考虑生存问题,然后才是更好地繁衍发展,最终才会考虑更务虚的战略和社会责任问题。在现金流真正地达到盈亏平衡之前,创业者们总是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要求他们像哲人一样思考和布道,其实是比较可笑的事情。

另一方面,创业者在募资BP中给投资人画的未来蓝图,看着像经过了深度思考。但其实有经验的投资人,是不会过分倚赖于这样的行进路线规划的。因为在信息极度不充分的当下,去思考未来,就像在一块浮冰上,去探索新大陆一般。成为“海贼王”的道路漫长崎岖,没有上帝视角,是很难发现真正的主角的。

所以,思行合一,将动物精神和植物精神二者结合是需要方法和长期磨练的。

培养思行合一,首先要培养“行动力”。

积极行动,是动物精神中的一种优秀品质。在乔布斯演讲中提到过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就是要时刻保持一种饥渴感,承认当下的不足,并去尽力做到完美的状态。

南怀瑾说有求皆苦,无欲则刚。所以说创业是在自寻烦恼,自找苦吃。但欲望也是促进人类进步的最大动力。有人说历史是由懒人推动的,其实是错的,历史是为了让人生活得更“懒”的勤快人推动的。

有欲望,才会进取。世界上最具有活力的地区,也是“欲望”最活跃的。美国,尤其西部湾区,是世界创新的火车头。美国人崇尚金钱、力量和英雄,也多少有改变世界的济世情怀。中国,是最具有动物精神的欲望社会。想赚钱的人很多,蝇营狗苟,皆为利来,虽然大部分层次不高,但是这反而更具底层活力。反观日本,在经历了沉默的二十年以后,已经陷入到大前研一所说的《低欲望社会》。人们越来越宅腐,越来越二次元生存。虽然还是将工匠精神发挥到极致,但创新力却逐步消亡了。

创业者需要有一种几乎盲目的乐观情绪,并以此传达感染给团队和身边的伙伴。在中国创业,是Hard模式。没有非常坚韧的神经,很难度过九九八十一难,度过很多痛不欲生的夜晚。很多创业失败首先是因为创始人自己放弃了。所以坚持是一种难得的品质。

动物的行动,基本都是在为温饱和繁衍而忙碌,需求简单明确。而人的行动,则有更复杂的动因和社会环境影响因素。从创业角度来看,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努力,却少有人成功?这是因为有太多的无效行动。

1)不是创业的料。很多人创业,只是因为内心长草,巴不得放飞自我。却不知道绝大多数人更适合当职员或企业高管,而不适合创业的。换句话说,就是炮灰或者分母。但是在双创大潮的鼓动下,都不知深浅地跳下来。反正不试试谁又知道呢?所以机会主义者众,而真正远行者少;

2)缺少愿景目标。中国的创业者,基本上都是为了改善自身条件,而少有社会情怀。这倒也无可厚非。只是格局不够,在压力面前,就会更容易放弃。只知低头走路,不知抬头看天,也会走起来比较辛苦;

3)战略盲动。创业者遇到的问题总是诱惑太多,而能力不足。因为手中的筹码不多,所以选择的机会成本过大,可以试错的次数不多。如果在实质上非核心的战略上做过多的消耗,则很难走的太远;

4)自身迷障。创业企业有多大成就,完全取决于创始人的能力高度。人无完人,但成长型的创始人,却可以快速地补足自身的问题。而很多出现问题的企业,都是因为创始人陷入到自身的迷障之中难以自拔,总是在低水平的重复历史的错误;

5)未构建底层能力。很多商业模式,到最后,也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没有在为别人服务的过程中,积累出自身的底层的平台级能力,没能通过时间来获取足够的成长空间;

6)忽略了大环境。在中国,对创业而言最大的外界影响要素是政策、竞争和资本。政府对创新有一定的宽容度,一般都会先让民间折腾,再适时进行监管,但一旦进入监管阶段,赛道基本就告关闭;竞争则是两个层面,上有BAT乌云压顶,侧有友商百舸争流;资本则是见风使舵,见异思迁。所以在中国除非有特殊的后手能力,一旦未能抢上先发红利,就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了。

中国的现实是阶层在逐步地固化。创业是可以改变自身未来的少数途径,但这条道路也是日渐艰难。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培养更为聪明的行动力,就需要依赖于思考力的提升了。

培养思行合一,其次要培养“思考力”。

我们谈到动物精神的时候,了解了其冲动、暴躁、无理性、反复无常、充满不确定性。而思考力,就是套住动物性的那道缰绳。让我们获得安抚,并不断接近问题的本质。

深度思考,是植物精神中的一种优秀品质。六祖慧能云“一刹那间,妄念俱灭,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只有能经常性地沉浸在深度思考的心流之中,才能获得更多有价值的感悟。

深度思考需要基于现实的土壤,否则就是无源之水的空想;但同时又需要跟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感。

现实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快速迭代之中。新的事物不断出现,旧有的经验,可能会很快过时。需要在莫测的航道里,随机应变,并随时修正航海地图。思考的深度,在现实中往往要让位于速度和权宜性。创始人或投资人,每天都疲于奔命,忙于处理各种琐碎事务,看似充实,但真实的价值可能也比较有限。

同时现在每个人都会有一种手机在手,天下我有的虚幻满足感。每天都有大量的信息汹涌而入,但信噪比也随之越来越大。容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迷失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之中,而缺少深刻的洞见。

从信息到知识,再到智慧有着巨大的距离。

在《变量》一书中提到恰当的思考方式,是在慢变量中寻找小趋势,而我们日常接触到的信息大多是快变量。所以要在恰当的时候,给自己营造一些安静的时间,以一棵树的角度,抽离出来观察和体悟。

有价值的思考模式,是日常一系列浅度思考与阶段性深度思考的组合。圣人认为日三省吾身是一种美德,所以可以在很多碎片化的时间里,做短暂的驻留,通过交流、看书和事件性的顿悟来做提升。而深度思考就需要在某些阶段,用闭关的方式,去做历史的反思复盘,去做未来的推演。

思考力的提升,可以在如下方面入手。

1)同理心。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放下我执,会更好地理解他人,理解事物的运行规律;

2)学习能力。学习有很多途径。在遇到困惑的时候,不妨针对性地“系读”或者跨界“泛读”来开拓思路。《好好学习:个人知识管理精进指南》,《极致阅读手册:练出会读书的大脑》这些书都是传授如何更好读书的方式方法;

3)建模能力。在信息的洪流中,作为个体的人总是被冲击的摇摇欲坠,不堪重负。而大数据乃至人工智能,起码到目前为止,都还只是虚假的智慧。真正的智慧,需要用灵性去观察体悟。在复杂系统中建立简洁模型是一种核心能力。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其实就是要去掌握底层规律;

4)决策能力。如《混乱:如何成为失控时代的掌控者》所讨论的,混乱不是用来消除的,而是可利用的创新资源。管理者需要学会在混乱的泥沼中,在充满未知的牌局中,在诸多变量要素和博弈者之间快速进行决策。可以参考《灰度决策:如何处理复杂、棘手、高风险的难题》和《对赌:信息不足时如何做出高明决策》中的处理原则;

5)预测能力。预测其实是一种建立在底层规律模型上,基于可获知信息的一种直觉判断。如同《变量》中的那样,观察时间的这颗大树,主干和枝杈的走向,做未来的推演,谋定而后动;

6)复盘能力。复盘是继往开来的良好方式,联想、华为等很多企业都在坚持采用,具体方法可以参考《复盘+ 把经验转化为能力》这本书。复盘是动物精神和植物精神良好的连接点,将历史静态的感悟,转化为未来动态行动的凭借,完成从实践经验到思考到知识到能力再到实践智慧的提升。

如篇首展示,创业多以代表动物精神的积极行动面示人,而投资机构多以代表植物精神的深度思考面示人。但实际上,成功的组织,都是要良好地践行和均衡二者。

最近有些创业企业,在获得成功以后,都开始纷纷设立诸如湖畔学院、混沌学院这类的思想高堂,从动物精神向植物精神过渡。这是因为,他们在登上山顶以后,有了喘气和总结的余地。同时,也在进一步像植物一样,希望建立自己的根基网络,开始考虑生态和传承了。

与之相反,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像网红明星一样,追逐热点,高调亮相,频繁站在聚光灯前。这对于需要跨越长周期来进行布局,不应急功近利的商业模式来说,其实是不太对的。中国的创业和投资圈,热闹有余,但内在还缺少积淀和系统性的思考。

回归个人而言,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必然经历的过程。人的一生,也是逐步从动物精神转向植物精神的历程。年轻时代,无知者无畏,具有无限的活力和冲动。而年届不惑,知天命,就越来越达观、淡然。人的一生,可以做有效产出的时间并不长。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创业,创业是在加速成长,能够更快地感悟人生。但难得明白,很多人一直在如鬼打墙一样,低水平地重复循环。所以,如果能像动物一样行动,像植物一样思考,就能活得更加通透。纵有风雨,一往无前;出走半生,归来还是少年。

编辑 | 希言

下一篇 诉说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