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悦诚服的爱情(连载15)

only时尚网 2019-07-11

作者 | 苏希西

来源 | 苏希西(bysunxixi)

ps:没看过之前剧情的宝宝在后台回复“连载”,提取全部系列文。

42

次日清晨,方立馨很早就醒转,睁开双眼,发现林岗并未在房间。

她匆匆起身,梳洗完毕,正待打电话询问林岗的去向,拿起手机,这才看到下面压了一张便签条:

馨:

稍等我一会儿,十点前我接你去城东监狱。另:衣服大概没有干透,我买了套新的你先凑合穿。

方立馨走到衣架旁,看到上面挂着一套新的牛仔裤,连帽卫衣,和她昨天的着装风格类似,码数也正好,她拿下卫衣,发现里面竟然还挂了一件粉色bra,和她昨天所穿的颜色和款式相近,罩杯大小同样也刚好适合她。

她的脸瞬间红到耳朵根,昨天洗完澡她发现内衣内裤也是半湿的,想挂起来晾干,结果找遍整个房间发现无处悬挂,最后为了避免尴尬,把小内内们挂在密封的衣柜中。

经过一晚时间,内裤基本干了,但内衣里面有海绵垫,仍是半湿的,她原本准备就这样上身,没想到林岗的观察力竟然如此细致入微,不但从里到外替她买了整套衣服,而且码数都是刚刚好。

一切收拾妥当,时间还早,她拿出手机刷新闻,铺天盖地仍旧是冯亦伦的新闻在刷屏。

那张受辱照被挂得满网都是,否定是他本人和坚信是他本人的网友展开唇枪舌剑的激烈交锋,而冯亦伦所属的娱乐公司与冯亦伦本人皆未做出正面回应。

所有的网友都在等。

据说冯亦伦当天下午会接受星瀚卫视娱乐频道的直播访谈,届时不但会接受节目主持人的采访,也会与台下观众直接互动,那张受辱照是他本人,还是与他长相极其相似的他人,到时且看冯亦伦本人的正面回应。

虽然林岗说过,访谈不会对冯疆造成任何不良影响,但方立馨内心还是极度忐忑。

思来想去,她还是忍不住再次给他拨打了手机。

这回,电话很快接通。

“小疆?”

“嗯。”他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了许多,这令方立馨莫名地放松了心绪。

“下午就要上访谈了,到时候你一定要警惕钟靓妮那个女人,每个问题想好了再答,别掉进钟靓妮的语言陷阱,我总觉得,总觉得这个女人对你敌意颇深……”

“我会没事的,别担心,”冯疆的声音意外的沉静清明、没有一丝惯常的偏激或尖锐,或许是隔着电话线的缘故,甚至透出隐隐的脆弱,“我很抱歉,立诚哥的事情,没能帮得上你……”

“我哥也会没事的,一定!”方立馨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手机,对冯疆,也对自己保证着。

“馨馨,”冯疆的声音轻若微风,方立馨应了声,等着他的下文,他却半天没再言语。

方立馨刚要忍不住张口,冯疆终于出声,他的音色有着歌手独特的天籁般的磁感,轻轻拂过她的耳畔,低得让她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他只开口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旋即挂上了电话。

手机里的盲音足足响了十多秒,方立馨才惴惴然划下挂断键。

冯疆这是……正式向自己表白了吗……

她又是忐忑,又是焦躁,又是无奈。

以往不论冯疆曾经作出过怎样疯狂的行径,可是他太骄傲,从来不曾公然以语言示爱,而这三个字一出口,意味着两人之间,从此再也回不去了。

她再也无法安之若素地做他的邻家姐姐,他也永远再不是她可以视作家人般亲密无间的弟弟。

方立馨死死咬着唇,极力控制自己想要摔掉手机的冲动。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他还是要这么偏执地一意孤行?!

她头痛地仰面倒在床上,闭眼做深呼吸状。

电话响起,她摸索着捞起一看,是林岗的,立即挺身坐起,接通后对方语气温柔,“睡醒了吗?”

方立馨看看表,差五分钟十点,她被气笑了,“呵,你当我是睡仙啊?”

林岗轻咳一声,“如果准备好了,我在楼下等你。”

方立馨迅速走到窗前一看,一辆看上去像是警用的商用车静静停在酒店楼下,林岗倚在车侧,正巧抬头,看到她的瞬间微笑着招了下手。

方立馨有点发懵,但也来不及多想,赶紧拎起挎包出门。

来到楼下才发现真的是警用商务车,车里除了司机,还坐着一位容貌俊逸,眼神冷漠的青年男子。

林岗笑着向他们介绍:“这位是方立馨,我的高中学妹,立馨,这是我上大学时的死党,现任洛杉矶首席法医,也是首都法医司法鉴定中心的外聘专家,曾知行。”

方立馨微笑伸手,“幸会!”

曾知行坐着没动,林岗一记肃杀眼神投过去,曾知行最终伸手,客气地回握半秒,语气冷淡疏离,“幸会。”

随即,方立馨眼睁睁看着对方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去揩刚才与自己相握的右手。

方立馨:“……”

林岗当胸擂了他一拳,曾知行密长的睫毛翕动,克制地把手帕攥了攥,最终隐忍地收了起来。

林岗笑着对方立馨道,“别介意,他就这个德行,没什么恶意。”

方立馨看了眼那个洁癖到宛如冰山般的男人,抿唇笑笑:“不介意。”

顿一顿又道,“你早上干什么去了,怎么会坐警车回来?”

林岗犹疑了下,正待寻找措辞,旁边曾知行冷冷开口,“昨晚雨夜,C城再次发生杀人碎尸案,我们刚刚勘察过案发现场。”

林岗有些焦急地解释,“立馨,我需要对你坦白一下,这次回国,我们并不单纯是为你哥哥的案子而来,早在前几天,我们就收到国内警方邀请,准备回国协助侦破发生在C城的连环杀人碎尸案,所以……”

方立馨愣了一下,迅速反应了过来,“所以我哥哥的案子,算是顺手捎带?”

林岗还没来得及开口,曾知行继续淡然道:“若不是为了你哥哥这个‘捎带’的案子,你以为我曾知行那么好请出山?”

这次林岗倒是没有反驳这个傲娇的男人。

他沉吟了下,“你哥哥的案子确实比较棘手,案发现场的监控视频我查过了,在死者被发现窒息死亡前数小时,除了你哥哥,没有其他人进入案发现场,案情的确对你哥哥来讲非常不利,我需要全面系统的尸体解剖结果,知行是少数几个我信得过的法医之……”

话没说完,曾知行冷哼一声,林岗迁就地微笑改口,“最信得过,嗯,没有之一的,法医。”

43

方立馨想过哥哥的案子可能是林岗和曾知行这两位大咖的“捎带”而为,但没想到会“捎带”得这么快,这么干脆利落。

只用了数小时,甚至不到半个工作日的时间,案情昭然若揭。

方立馨真真正正见识到了业余与职业,或者不如说行业顶尖与行业平行水平的巨大差距。

当他们一行人进入城东监狱的时候,监狱长带着众工作人员热情地迎了出来。

方立馨并不知晓,林岗和曾知行不但是此次省公安厅慎而重之,从美国辗转邀请回来专门负责侦破连环案的专家,而且此前不久,让整个C城警方焦头烂额的美国混血少年失踪案,也是在林岗和史密斯教授的帮助下才得以迅速侦破的。

C城警方对他的热情和尊敬,在方立馨看来多少有点莫名其妙,甚至受宠若惊。

死者蔺骁的二次解剖报告刚出结果,此前林岗在接到方立馨求助电话的第一时间,就委托当时刚好在国内的曾知行,对遗体进行了二次尸检。

虽然在时间上略迟于当地警方的官方法医,但死者也是刚刚去世不久,林岗和曾知行都知道,有些实验室数据越早化验,准确性和可靠性越高,今天早晨,经过加急处理,全部的尸检报告结果已经出来。

很多数据与第一次尸检报告相吻合:

比如直接致死原因为窒息缺氧;

比如死者身上虽然没有明显外伤,但双手有四根指甲劈裂,甲缝残存的生物组织经检验,确定与方立诚的DNA数据相吻合;

众所周知,假如人被捂住口鼻,窒息缺氧的情况下会激烈反抗,此时甲床劈裂,甲缝抠挠很大几率会遗留被反抗者的生物基因。

而蔺骁甲缝里的生物组织DNA检测结果与方立诚相符,仅凭这点,翻案就已难上加难。

再比如,死者生前被确诊身患晚期肝癌;

患有晚期癌症的服刑人员,如果案情不是特别严重,按理可以办理保外就医,但是蔺骁以猥亵幼女罪刚刚入刑,他的独子蔺越对老头犯下这种不齿罪行深恶痛绝,入狱后连探监也不曾来过一次,更遑论主动去为他办理保外就医。

当然,曾知行出马,尸检报告上出具了更多更详细也更专业的其他数据:

比如死者血液内(死后立即抽检标本留存)的血氨水平极度升高,而血钾则很低,血气分析显示血液酸碱度严重失衡,处于极度的代谢性碱中毒状态,再比如死者消化道残存有少量高蛋白水剂,死者生前眼窝深陷,皮肤处于重度脱水状态……

光线幽暗的小型会议厅,林岗站在台前,手执一根红外线笔,对下面就坐的警官做着案情分析。

今天的他没有穿正装,一袭黑色风衣,站在台上显得身高腿长,双眉漆黑,眼神沉湛,英俊里透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沉静笃定,莫名地,给人一种极度信任可靠的感觉。

他一边播放着曾知行出具的尸检报告,一边用红光笔指点着,逐一做出解释:

“死者年近六旬,身患晚期肝癌,众所周知,晚期癌症患者体质孱弱,行动即喘息不已,如果与体格强健的壮年男子对抗,比如你们所怀疑的本案嫌疑人方立诚,双方发生“激烈”对抗的机会有多大,挣扎防卫中抓劈四根指甲的几率,又有多大?”

此言一出,下面开始有人互相交换疑虑的目光。

“此其一,其二,官方法医已经鉴定出其死因为窒息缺氧,但是少有人知道,单纯窒息死亡时机体缺氧,导致糖酵解加强,乳酸堆积,血气分析应该是典型的急性呼吸性酸中毒,但死者血气分析截然相反,为代谢性碱中毒,说明其死因并非缺氧窒息,或者更严谨地说,死因并非单纯的缺氧窒息。”

说到这里,下面已经面面相觑,窃窃私语不绝于耳。

林岗继续侃侃而谈:

“其三,死者血氨极度升高,而肝脏是唯一能够解除氨毒性的器官,对于普通人来说血氨升高可以在肝脏的代谢下迅速合成为尿素排除体外,但对肝病患者来说,血氨过高,来不及代谢,会在中枢系统集聚,导致肝性脑病,迅速引发昏迷,严重者甚至会导致死亡。

“血氨升高的最主要原因是高蛋白饮食,这点,与死者胃内检出的高蛋白食物相符合……”

一位副监狱长忍不住站了起来,面色凝重:“林专家,这么来说,死者蔺骁不是死于他杀,而是死于疾病?”

林岗微笑,既没有肯定,亦没有否定,“真正的死因到底是什么,我们继续分析——”

他把PPT上蔺骁血液检验的结果放大,用红光笔指到血钾那一栏,“死者血钾水平比正常低了约三分之一,在座各位应该都知晓,普通窒息死亡者,因为血细胞破坏,钾粒子外释,血钾水平应该是升高的,蔺骁血钾如此之低,有没有人想过,原因到底是什么?”

下面响起轻微的嗡嗡声,所有人都在接头接耳,分析原因,最后众目灼灼地望向台上,期待答案。

“因为蔺骁死前曾用过大剂量处方药呋塞米!呋塞米,又名速尿,是临床最常用的一种排钾利尿剂,常用于减轻心脏病患者的心脏前负荷,但对于严重肝功能受损患者,尤其是肝昏迷早期,却是足以致命的,其在脱水的同时迅速降低血钾水平,导致电解质失衡,加速肝昏迷进程,死者血钾极低,眼窝深陷,皮肤处于重度脱水状态,符合使用速尿后的临床特征……”

此时下面已经嘘声四起,一名年轻又面相端庄的狱警举手站起,“可是,药物来源是什么呢?仅凭犯罪心理推测,得出这样的结论,可能未必能使所有人信服吧?”

林岗微笑,“问得好,”他双手撑在台面上,湛黑的双眼逡巡下面,“我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死者蔺骁的衣角上,检出了速尿这种药物干涸之后的有效成分,所以他死前服用速尿确定无虞,并且很显然——”

他顿了片刻,目光蓦地变得肃杀,“监狱内部,有他的内应。”

ps:没看过之前剧情的宝宝在后台回复“连载”,提取全部系列文。


\ 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1.少妇与继子

2.长鱼鳃的少女(全文)

3.半入寒江半入云(全文)